楼观

万年死咸鱼。
爱好cp多而杂。
攻受定了基本不吃对家。
破写同人的。
没坑品,说跳票就跳票。

【资源】角色剪辑存档

莲静:

白衣剑少剪辑,霹雳图腾至霹雳兵燹,清晰度一般

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eQ6IyEu


密码: 3tdk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沙罗剪辑。九皇座出场短暂的小天使QAQ


http://pan.baidu.com/share/init?shareid=78669124&uk=3557439541


密码: rr5m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人不可以不睡觉,大晚上熬夜是会起肖变白痴猪头的,我反思。

[酒荒]风雪夜(没写完,先存一下)

—寮设,拉郎
重度ooc,感情线可能是被吃了

酒吞童子回来时雪已经下的很大,街上铺了厚重的一层,能埋过大腿。雪夜里太冷,路上找不见行人,只有高高挂起的纸糊灯笼,透过薄薄一张纸亮出模糊的光。

晴明惯会支使人,这只圆滑的狐狸眯着双眼做出一副好人心的模样。说寮内的酒早被某位鬼王大人喝光了,硬是遣酒吞去买些新的回来。

茨木本来想要跟去,嘴还没张开就被大天狗伸手拉了把,扯着去后院了。

酒吞只好一个人外出,人间的酒比不过妖酿的,晴明也没说买人的还是妖的,酒吞顺着心意选了妖。

三尾狐开的小店,不算大的铺子,满满当当塞着酒坛,一眼看去,落脚的地方都不给人留,店中酒香浓重的似要令人溺毙其中。

三尾靠在垒砌的酒坛上,柔柔媚媚的一副美人画,店本来就不大,不朝光,除了门连个窗户也没有,她不挂灯笼,只燃着两三支蜡烛,明明灭灭。

酒吞是常客,三尾狐本以为是如往日般,正取了酒给人,酒吞说要拿别的,女人喝的,小孩喝的,不烈的,甜味的,一项一项罗列,最后实在太多,不得不用妖术装起来给人带回去。

荒站在院中,星轨沙沙沙的转着,雪落在他发上,那些支棱着的发落满了雪,厚重的雪花将那些‘盛气凌人’的头发压的平整许多,即使这样,这位“高天原来的使者”也仍旧保持着生人勿近的气场。

他似乎总是这幅模样,令人看不真切,独自一人守着很多秘密,更像座冰冷的坟茔,其内埋葬许多过去。

坦白讲,酒吞很看不惯,就像他一直看不惯晴明,看不惯大天狗那样,也许这是相性的不合。

人能有多懒,同人写多短,开更连续剧,只给个开头。

好诗,好诗。

摄影精选:

陈帆fotochen:

“谁执笔但记情成卷,只空忆此去经年。” 

  冬雨西湖  



拍摄:华为NOVA2

图/文: @陈帆fotochen (微博)


我的畅销新书《以影为伴:旅行摄影实战手记》,已加印。

陪伴光影爱好者 最好的礼物


详情介绍 点击:当当京东





【燕蛇】花

—一篇短小的燕蛇,双向暗恋。

—别撕cp什么的,虽然我攻受写的不明显。
   毕竟不打算开车。

—我也想写长一点,奈何水平不允许我这么做。

——以上,食用愉快啦。

那花顺着尾椎攀爬,一路蜿蜒而过,在光洁好看的背上留下痕迹,如同绘制一副画。

苍白的手拢起厚重的发,将背上大片的花纹露出来,飞燕的注意力却只在那双手上,手指纤长只因为经常摆弄药罐留下了薄茧。

他的背后也生着那些花纹,此刻正盛开的花缓慢灼烧着皮肉,正如同暗恋一个人,心底时不时冒出的隐秘而鼓噪的痛楚。

背上是赤红的梅花,零碎散落着,枝桠延伸着,那是寒梅映雪般的景色。

飞燕暗恋灵蛇。

所以他不去看那些花,反倒把注意力放在了灵蛇的手上,金色的发映衬苍白的手,诱人上瘾。

他不希望那花是因为自己生长起来的,也不希望是因为别人,无论是那种可能性,飞燕都不觉得高兴。

灵蛇予他而言,如师如父,是该尊敬的存在,可,他爱上了如师如父的人。

为什么会如此,是因为什么,早不记得,漫长的生活,日复一日只压抑下了感情,让它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观望。

灵蛇背上的花纹攀爬了三个月,堆积起一丛丛的花,是奶白色的石斛兰。

在肩胛上,脊椎上,缓慢蔓延至腰侧。

白到泛青的肌肤作底,它是一幅画。

灼烧的痛楚只令灵蛇更加清醒,长久来秘而不宣的感情一涌而上,痛斥着自己言不由衷的主人。

石斛兰是飞燕喜爱的花。

这些折磨他不期望飞燕知晓,于是飞燕三月未近灵蛇的身,梳头穿衣皆是自己来,一切正如身旁男子年龄尚幼时一般。

灵蛇知晓飞燕疑惑,却不曾解释,因为他不必解释,飞燕对自己的信任,亦如同自己对他的信任。

再如何想要隐瞒一件事,孩子都不可能瞒的过家人,因为他们太了解,自己看大的孩子,一个眼神,一个扭头代表什么都能猜到大意。

灵蛇猜到飞燕在隐瞒些什么不想让自己知晓,每个人都有秘密,他不探究。

但人终究是一叶障目,他不知晓飞燕恋慕他,正如同飞燕亦不知晓,灵蛇背上的花是因为他而盛开。

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

—:想到一个花吐症的分支梗

暗恋对方的那位,从身上尾骨处的皮肤开始,会有暗恋的人喜欢的花朵的花纹,类似纹身的图案,并且会像植物一样慢慢生长,每一次花期,长有花纹的地方都会有强烈灼痛感,生长速度会比平时快很多

如果不能得到好的结果,被寄生得了“花纹症”的人,最终会全身铺满“花纹”,花朵会真的脱离宿主,最终寄主消散为花朵,即开即逝

解药:
只给你们一句话稍稍解读
“如果我吻了这里,你还会疼吗?”


—上面是这篇的梗,自空间看来的,这篇没完应该还有个下。

——为什么只有这些是因为我觉得这篇写到这里就可以了。

【圣箫/喰种二设】光明曲——00

-初见

—大晚上写东西暴露智商

——想死

今天很冷,天空灰蒙蒙的,刮着风,还下起了雨。

不算大,雨丝很细,只是风吹斜了后扫在脸上,凝结出一层水雾。水雾覆盖在裸露的脖颈脸颊与风衣上,被风一吹,引的肌肤战栗。

但细小而微弱的雨洗不去夜晚留下的污垢,只会将那些残渣,染的更深。

玉箫刚从车站出来,站在路边等待绿灯亮起,休息日的第一班车只有那么几个人,更何况今天还很冷。

发散的思维让脑中不自觉的想到这个,思及此他顿了顿神,倒是突然笑了出来。

为自己难得的神游。

玉箫不喜欢雨,也不喜欢阴天,下雨会弄湿衣服,房间里也会潮湿不堪。

而阴天空气沉闷,憋的人喘不过气。

更重要的是,他会在下雨的时候,想起一些令人讨厌的事,有关于过去,那些用捉摸不定掩饰掉的过去。

玉箫最近总在做梦,模糊的影子隐约在梦里闪现,只可惜现在并不是让他追查这些的时候。

近几日总是会找到被吃剩的尸体残渣,大刺刺的摆放在巷子深处,小道拐角。

这些尸体已经引起了四区的混乱。

前段时间的儿童失踪案已经引的人心惶惶,现在的食尸更是

这里平静了太久,而突如其来的事件太过刺激,令所有人都精神紧绷。

尸体回收经过检查后发现,这些堆积尸体除了属于人类的,也有属于——喰种的。

死亡喰种的资料无法取证,除了死的太难看看不出是谁外,在资料库里也没有属于他们的备案。

在这片看似风平浪静的地区的,居然有这么多。

虽然清楚共喰现象一直存在,但也没料想到他们会如此轻易地,把这些事晒在阳光下,四区的家伙都太过于老实,在没受刺激的情况下不可能突然做出这种事。

这些……更像是十三区那些暴动分子会做出来的。

看来是有十三区的人过来了。

有些麻烦了。

脑子里想着这些,却也并没有耽误玉箫的事,走过路口后,玉箫就熟门熟路的进了巷子里的一家咖啡屋。

他经常来这里,倒也不为了别的,因为这是一家——猫咪咖啡屋。

玉箫喜欢猫,在触碰这些小生命时会觉得放松,甚至心情愉快起来。

也许被最近的事弄得神经敏感,推开门刚一抬眼他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男人,暗红色的衣装打扮。

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目光,坐在那边的人抬起了脸,露出一双应该属于猫的,漂亮的鸳鸯眼。

之前从未见过的人。


————

写在下面

第一次在这里发东西还不太懂怎么用。

文是自己写来爽的,大纲与逻辑都不存在。

文章走向无厘头,跳跃大,想到什么写什么,喰种是背景,可能,也许,偶尔出来打酱油。

标明的二设,所以走向什么的跟原著无关,基本看我脑洞。

写成什么样都会尽力而为。嗯,尽力而为。

文的名字是我家圣火起的,意味不明。